《灼灼桃花千年成殤》[灼灼桃花千年成殤] - 第十章 簫聲千年(2)

多有冒犯,今日特來請罪,還望姑娘見諒。 ”

他一堂堂的天庭三殿下,把姿態放得這麼低,老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,清離縱然心裏仍有不快,也不好發作。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轉身走了。

雲宸也不惱,倒是悠悠然地坐在庭院的石凳上,欣賞起狐主府的風景來。庭院清冷,牆角倒是栽了一排的桃樹,桃花紛飛,落了些花瓣在石桌上。

他半眯着眼,似乎回憶起了什麼,指尖接了一瓣落花,放進嘴裏嚼了,唇齒間盈滿桃花香。

摸出腰間一管白玉的簫,閑閑地放在唇邊,就着漫天的落英,悠悠然地吹了起來。簫聲夾着雪峰之氣又似潺潺冷泉,如雪花陣陣紛飛,冰泉泠泠,透着無盡的疏離和蕭肅,彷彿獨自枯等了千年般落寞。

清離原本在書房處理族內事務,聞得簫聲,無端的生出了熟悉的悲凄之感。她怔怔地聽了許久,心裏莫名地湧起了一股酸澀。那張酸澀不是難過或者痛苦,而是極端的悲哀沉澱了千年在心底成了殤,不觸動則不痛不癢,一旦觸動卻酸澀得讓人無法承受,須得拼勁了全部的力氣去控制。

她不由自主地走出書房,循着簫聲而去,只見庭院桃花樹下一個靛藍色的背影,長身玉立,風采翩翩,恍惚間有一個身影從腦中閃過,她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是誰。

雲宸似有所感,一轉身,見到了那張素凈的臉,藍眸卻有幾分迷茫,似雲中月,霧裡花,迷離哀傷。他忽然內心一震,鈍痛由心底襲來,浸滿了肺腑。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