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紫荊令》[紫荊令] - 第0001章 亂棍加身

老話說看見了一些東西不吉利,南鋒有了很深感觸,因為他真倒霉了。

事情還得從一天前說起,一天前南鋒回到住處的時候,看見了合租的表姐洗澡,那是真誘惑,結果倒霉了。

南鋒是軍人,原本姓南郭,但是因為姓氏特殊,很多人都叫南鋒。準確的說他是軍校特招生,出身古武世家的他,近身搏擊很優秀,在中學時期就被特招到了軍校,現在年僅十七,就混的不錯,用軍校的領導說,他練的殺人技,有發展,因為長相帥氣,又有前途,是軍校的校草。

軍校三年,上學期間,南鋒執行過多次任務,獲得過幾次軍功的他原本前途光明,結果看了表姐的美人出浴後,一切都變了。

導師安排南鋒去研究室幫忙,結果他不懂,也不是不懂,就是腦子裡想着表姐那充滿誘惑的身軀,想入非非,原本很熟悉的炸藥配置上出了問題。

炸藥上有小問題么?答案只有一個,肯定是沒有,緊急之下,南鋒矯健的身手有了用處,一個飛身將導師按倒。

「南鋒,你想什麼,你這是要幹什麼?」

「對不起,真是對不起,我剛手抖了一下,炸藥的匹配上有點問題,擔心爆炸就……」這時候的南鋒有點結巴了。

「你手抖么?」陳洛欲要噴火的眼神看着南鋒,此時南鋒一隻手按着一個她的關鍵部位。

南鋒急忙的起身,雙手一支撐,伴着陳洛的喘聲,其玉腿一蹬,蹬着在了桌子腿上,桌子上的炸藥藥劑,倒在了一起。

隨着轟鳴聲,南鋒什麼也不知道了。

再次醒來的時候,南鋒發現眼前漆黑,黑蒙蒙的一片。

眼睛炸瞎了?南鋒有點蒙,就着急的起身。

隨着一聲悶響,南鋒捂着腦袋再次躺下了。

伸手摸了一下,南鋒發現自己四面都是木板,剛才他腦袋和木板第一次親密接觸。

棺材!南鋒暗罵了一句,自己分明就是躺在棺材裏,混亂了,南鋒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。

屈膝發力,南鋒開始攻擊棺材。

連續幾下,南鋒才將棺材的一邊砸開。

「棺材的質量不咋樣。」南鋒嘀咕了一句,在無法發巧力的情況下,他的膝蓋和手肘都流血了,順着撞開的縫隙,南鋒將手臂伸出去,慢慢的將縫隙弄大,然後朝着外邊爬去。

一堆孤墳!

傍晚的夕陽下的一堆孤墳。

南鋒用力的拍了一下後腦,他不明白是什麼情況,出身古武世家的他去過家族的祖墳拜祭,自己就算是被活埋了,也不至於是孤墳。

拍了一下後腦,南鋒頭暈了,手上滿是血跡,後腦有血,炸的?

回身看看,南鋒發現這就是亂葬崗,自己被活埋在亂葬崗了。

伸手朝着褲兜抹去,南鋒打算抽根煙,先靜靜。

手摸空了,不是西褲、也不是軍褲,是長袍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