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總裁,夫人又要把公司玩破產了》[總裁,夫人又要把公司玩破產了] - 第二章 沐景深,我把命還給你

喻小漁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,但腰間傳來的熟悉的痛感讓她很快就清醒了。

她拖着沉重的身體走進了病房的浴室,鏡子里出現的,是一個面色蒼白凹陷到彷彿是一具屍體的自己。

喻小漁自嘲般的笑出聲來,眼眶湧上一股溫熱,但她終究忍住沒有讓眼淚掉下來。

她每一次這麼狼狽,都能被沐景深看到。

但上一次,他是救她。

這一次,卻是拜他所賜。

殺人誅心,也不過如此了吧。

想到自己昏迷時聽見的談話,她深吸一口氣,顫抖着解開病服最下面的兩粒扣子,猶豫了許久,終於鼓起勇氣把衣角掀了起來。

一道觸目驚心的刀口出現在視線中。

喻小漁心裏的最後一道防線在這一刻被完全擊垮,潰不成軍。

淚水終是流了下來。

「喻小漁,不許哭,你可是喻小漁,不許哭……」

她看着鏡子里的自己,倔強地一次次想要擦乾眼淚,卻依舊淚流不止。

是啊,都到這一步了,她還在期待什麼呢?期待沐景深能心疼一下自己,來證明自己的愛並不是一個錯誤嗎?

實在是太可笑了,她以前那麼高傲的一個人,如今居然心甘情願地被他一腳踩進了爛泥里!

哀莫大於心死,一個念頭閃過,喻小漁目光驟變。

她攙扶着牆走出浴室,慌張地換上自己的衣服,逃出了病房。

她要離開沐景深,去到天涯海角,她都一定要離開沐景深!

喻小漁戴上帽子和口罩,低着頭避開人群,一路才沒有被認出。

路過那間病房,她下意識的探頭望了一眼,果然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。

喻小漁心中一沉,視線漸漸有些模糊,腳步卻更快了。

「不好啦!沐太太不見了!」

聽到身後護士的喊聲,喻小漁心中一驚,快速跑出了醫院。

剛剛上車,沐景深就追了出來,喻小漁顫抖着手啟動車輛,在他眼前疾馳而去。

沐景深見狀上了另一輛車。

一上公路,沐景深立即加快車速追了上去,但她卻一心想要逃走,車速也突然變得飛快。

「小漁,你真的這麼恨我嗎?」

沐景深沉着臉,握着方向盤的手微微泛白,想到喻小漁車技並不是太好,沐景深降下車速,慌張的拿起了手機撥通了那個熟悉的電話。

一陣嘟聲過後,機械的提示音響起。

這是喻小漁第一次拒接他的電話。

沐景深再次撥了過去。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