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綜武:開局一個范右使》[綜武:開局一個范右使] - 第6章 定居雲城(2)

望大人秉公辦理,以還我雲城朗朗青天。」

府尹劉溫凊聽完陶然的話後,臉上抽動了一下,雲城是江湖豪俠聚集之地,就算是有燕王的名聲鎮壓,治安不算太過惡劣,但也絕對不算好,更別提什麼首善之地了。

這府丞乃是燕王府的府丞,燕王近臣,自己也不好得罪啊。只是看着府衙外密密麻麻的人群,又不能放任不管,真是頭疼。

「那個陶然是吧,你說葉敬強買強賣可有證據?」

「回大人,自然有證據。」說著將馬青雄推出去,「大人請看,我的手下被打,地契被搶,圍觀之人不計其數是為人證。這裡還有他們留下的錢袋是為物證。」

府尹暗罵一聲葉敬蠢貨,無奈人證物證俱在,只能傳喚葉敬。陶然安靜的和范遙,馬青雄在一旁等待。外面的人是陶然讓沙通天鼓動來的,為了給府尹施壓,輿論攻勢,這個陶然再熟悉不過了。

時間不長,葉敬領着兩個隨從走了進來,用惡狠狠的眼神看着陶然三人。陶然微微一笑,根本不在意。

府尹劉溫凊拍了一下驚堂木,對着葉敬問道:「來人可是葉敬。」

「是我。」葉敬大咧咧的回了一句。

劉溫凊心中暗惱,面上不變繼續問:「這位陶公子告你強買強賣,你可承認?」

「我可沒有強買,我是給了錢的。姓陶的純屬污衊。」葉敬高聲叫道。

「哦?給錢?一座價值abc 兩的宅院,我就賣了三百兩不到?葉公子還真是會做生意啊。不知道是跟誰學的,莫不是府丞大人也是如此?」

此話一出,劉府尹暗道這小子言辭真是犀利,竟然暗諷府丞。葉敬也聽出不對,指着陶然喊道:「你好大的膽子,你是說我爹受賄嗎?」

陶然擺了擺手道:「在下可沒有此意,只是以為葉公子是家學淵源而已。葉公子此時脫口而出的話,莫不是要大義滅親,舉報府丞大人受賄?」

葉敬嘴上一滯,隨後怒火中燒,對兩名隨從說道:「把他的牙給我掰下來。」兩名隨從應聲而出。

劉府尹暗道不好,暗罵葉敬不長腦子,這裡這麼多人看着,還在公堂上打人,不抓他都不行了。劉府尹急忙讓人阻止,一邊想着怎麼解決這件事。

那邊雙方已經分出勝負了,兩名中三品的隨從被范遙打斷雙手,葉敬也被范遙順手打了兩巴掌,打掉了幾顆牙齒。也算是給馬青雄報了仇。隨即又擋住了前來制止的官差。

葉敬一臉不可置信,伸手指着陶然說不出話來。

陶然卻笑了笑對葉敬說道:「你如果再用手指我,那這手就別要了。」

葉敬氣的渾身顫抖,卻又不敢繼續指着陶然。

劉府尹這時才反應過來,

「你們在幹什麼?藐視公堂,當堂動武該當何罪?」

「府尹大人此言差矣,不是我們,而是他。」陶然伸手指了指葉敬,「我只是自衛而已。而這個人竟然藐視大人您的威嚴,公然挑釁律法的權威,請大人嚴懲,為在下申冤。」

劉府尹怔在原地,不知道該如何處理,就在這時,師爺在一旁對着劉府尹耳語幾句。劉溫凊這才緩過神來。

「陶公子說的沒錯,既然案情清晰,證據確鑿,那本府就宣判,葉敬歸還房契於陶然,並賠償馬青雄醫藥費用。加之其藐視公堂,立即收監,退堂。」

劉府尹急急忙忙的完成宣判,並把房契還給了陶然。又讓人帶走了大喊大叫的葉敬。最終結束了此案。

陶然拿着房契笑笑沒有說什麼,帶着幾人回了客棧。

這邊被帶走的葉敬和他的兩個隨從出現在了葉府,這是燕王賞給府丞葉善慶的府邸,地方不大卻也精緻。葉善慶的書房中,年近五十的葉善慶和長子葉嚴看着眼前這個只會惹事的小兒子,無奈的搖搖頭道:

「你下去養傷吧,沒有我的命令,不許你動那個叫陶然的。」

葉敬不服氣的看着葉善慶,又看了看一臉嚴肅的大哥。訕訕的走出了書房。

葉善慶嘆了口氣對葉嚴說道:

「都是我把他給慣壞了,我們剛來雲城,根基不穩,不適合太過張揚,你去查一查這個是陶然什麼背景,再做定奪。」

葉嚴回道:「是,父親。其實讓小敬吃些苦頭也好,也許能讓他有些長進。」

「也許吧。」

三日後,陶然買的宅子終於清理乾淨,迎來了它的新主人。陶然又在牙行買了二十幾個僕役,負責府邸的日常。至於後宅則交給了趙夕顏三人和那十幾名女子打理,丁敏君也在其中。

黃藥師挑了個位於東方的庭院,在其中布起了陣法。范遙則住在陶然邊上,負責陶然的安全,沙通天與其徒弟黃河四個住在了前院負責守衛。

陶然期待的報復並沒有來,反倒是又出現了新的任務。

「叮,名揚雲城,任務內容:以任意方式揚名雲城

任務時限:三個月

任務獎勵:視完成程度發放」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