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綜藝糊咖就是矯情》[綜藝糊咖就是矯情] - 第4章 算得個熟人

倪坤小心翼翼的下了車,全程帶着安悠的手,轉身摟上她,

才發現安悠睡著了,還燒的厲害,難怪隔着衣服還那麼熱。

一把抱起,進了屋。

畢竟是病了,節目組很人性化的,給她騰了個房間,吃了葯,放着她休息。

該拍的鏡頭也拍了,後期剪輯能解決,再說了她不在沒人作妖。

所以,無所謂她在不在。

一覺睡起來,安悠出了一身汗,身上黏黏糊糊的難受,坐起來看着陌生的屋子,大腦一片空白。

醒來沒多久。

倪坤敲了兩下門,站在門外問:「安悠姐,你好點了沒,要不要吃點東西…」

沒想到這個人這麼會卡時間點,安悠砸吧砸吧嘴,苦的要沒了味覺,「那麻煩幫我端杯蜂蜜水,謝謝。」

門口安靜下來。

安悠躺下,望着刷的雪白的房頂發獃,頭髮懵。

昨天晚上睡得難受,做各種夢,有她的以前,也有…她的以前,交織在一起,好像兩個人都是她,又好像都不是。

照現在的情形,大約是生病的前兆,內心比較虛弱。

倪坤又敲了敲門,安悠沒有吱聲,門嘎吱響了下,他端着蜂蜜水進來,「安悠姐,感覺好些了沒?」

安悠抿了抿乾的起皮的嘴唇,略帶着沙啞,「還好,能活着。」

倪坤噎了下,很快帶上溫和的淺笑,「安悠姐真會說笑。」

安悠喝了一口,水裡不知加了多少蜂蜜,甜的膩嘴。

倪坤眼巴巴的盯着她,「安悠姐,要不要吃點什麼?」

安悠不想理他,可是身體又難受,還在這種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多少算得上個熟人…長長舒口氣,輕聲說:「粥吧…」

「好的,安悠姐等我。」倪坤樂呵呵的走了,沒多會,拿了一瓶八寶粥,特意舉了下,「安悠姐試試這個七果八寶粥,絕對能甜到心裏。」

順着他舉得方向,安悠發現一個攝像頭。

頭疼,就說這小子沒安好心,卡點?忒,肯定是節目組通知的。

再看他遞過來的八寶粥,濃稠的汁液,上面飄着各種亂七八糟看不出來什麼玩意的粥,嫌棄,毫不掩飾的嫌棄,「能不能來點白粥。」

倪坤臉紅,「我不會……」

安悠捏了捏眉心,「那你們這就沒人會做飯嗎?」

倪坤偷偷的壓低聲音,「都是工餐熱熱,裝樣子的。」

安悠:「……」

這來的什麼節目!

「有廚房?」

倪坤愣了下,還是點點頭。

安悠鬆口氣,「那你去按照我說的做,洗米,加點水,熬着…」

倪坤張了下嘴,安悠幽幽得看了他一眼,嬌作的說:「人家可是病號,總不能人家去做吧…」

她這次沒有裝,是個實打實的病號,現在臉上還帶着點不正常的潮紅,倪坤勉為其難的說:「我做了不能吃怎麼辦?」

安悠嘆口氣,「那你帶我去,我自己做好了吧…」

這些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,要真是在外面體驗生活早餓死了。

天黑了,遠離城市喧囂的地方,看星星都是成片成片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