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綜藝糊咖就是矯情》[綜藝糊咖就是矯情] - 第4章 算得個熟人(2)

的,這樣的美景,安悠卻沒什麼精神欣賞。

出了住的地方,在院子的邊緣是廚房,裏面東西齊全,該有的一件不少。

安悠環顧一圈,「你們這地方弄得挺像那麼回事,怎麼不自己做着吃?」

倪坤不好意思的撓撓頭,「剛開始確實是輪着做飯,不過…大家都不怎麼會,然後…」

然後,全是黑暗料理,節目組覺得與其讓他們這麼浪費糧食,還不如直接給點個外賣划算…?

看着他獃獃的傻笑,安悠覺得她想得八九不離十,強打起精神,「這樣,我洗米放爐子上,你幫我看着點。」

倪坤想了想,遞給她一個馬扎,「那安悠姐你坐着,洗米這種事,我還是可以的。」

單看手法,還是可以的,洗的挺像那麼回事。

很快,原形畢露…

「安悠姐,水加多少?」

「安悠姐,火開多大?」

「安悠姐,這個冒泡成這樣沒事吧?」

鍋里的米滾動起來都要問。

說不上,總覺得這個倪坤是故意不讓她好受,畢竟是自己吃的,又怕他真的煮廢了。

等到煮好,安悠虛弱的又來了一身汗,這比自己動手可累多了。

關鍵這粥還不怎麼樣,基本上跟米飯只差點時間。

倪坤不好意思,又充滿期待望着她,「安悠姐,這個…味道怎麼樣?」

安悠淺淺吃了一口,「嗯,還可以。」

「真的嗎?」倪坤開心的眼睛眯了縫,拿個碗陪着安悠一起吃。

兩個人坐在小馬紮上,面對面靜靜的吃着,一副歲月靜好的感覺。

吃完,安悠端着碗不想動彈,倪坤見她不動,也坐着。

兩個人就那麼各拿各的碗,環顧四周,然後不經意的對眼再錯開。

氣氛尷尬。

安悠對倪坤沒什麼好印象,說再多,原主落水也跟他脫不了干係,沒有直接的也是間接的。

佔了人家身體怎麼也要給出口惡氣。

所以不想給他好臉色,幾次對眼都視而不見,尋思這貨能知難而退。

可是倪坤不這麼想,手裡拿着碗轉了幾圈,滿臉愧疚的開口了,「安悠姐,對不起…要不是我,你也不會落水,也不會生病…都怪我…給你煮了粥還煮成這樣…」

感情豐富的,說著說著,帶上了哭腔,眼角處的水潤感在屋裡的燈下,泛着光。

安悠慢悠悠的起身去放了碗,裝作什麼也沒聽見的回屋。

倪坤對着她的背影,「……」

一夜好覺,醒來,那叫個神清氣爽。

小院里靜悄悄的空無一人,深吸一口氣,做了做熱身運動,準備出去跑跑步,順便看看有沒有什麼早飯可以蹭。

沒想到村裡各種安逸祥和,起來做飯的沒幾家,她熱情的跟人家揮手,也沒得到回應,又不好直接衝進去說要蹭點飯吃。

不大的村子跑了一圈也沒找到吃的。

看了看升起的太陽。

又摸了摸空的肚子,有點後悔,剛才出門怎麼沒背包。

這麼不待見她的地方,不走留着幹啥。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