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律所的其他幾位合伙人》[律所的其他幾位合伙人] - 第一章

高層認識,但怎麼都沒猜到,這個高層竟然江合集團的下一任老總江奕霖,這比他想的還高。
再打通露珂的電話,他連語氣都不由柔和了許多,郵箱里辭職信他已經看過,本來他也不太想同意。
但經過江奕霖的「敲打」,他的不同意已經從七分變成了十二分。
只要人不走,不管露珂開出什麼條件他都願意答應,哪怕露珂現在就想做合伙人拿分紅也行,只要她不在這個節骨眼兒離開。
露珂的離職決定本就不是從工作層面出發,加上律所各色人挽留的說辭,實在獨木難支,就鬆了口,答應先休假,其餘等回來再說。
江奕霖車開到一半兒,剛把吳文放下,就接到了秘書打來的電話,集團出了一個緊急情況,必須要他本人出面才能解決,只好半道折返。
好在律所這邊,應該會替他想辦法攔下露珂。
三天後,第二輪競標的結果公布,金岸律所正式被聘為了江合集團的法律顧問,惹來一眾眼饞。
簽署合約的當天,江奕霖處理完業務從外地趕回,和父親一起出席了會議。
江董事長今天也在,只不過比他早到一些。
江奕霖一走進會議室,那位金岸的陳律師便帶人迎上前:「江總,好久不見!
這位是律所的其他幾位合伙人,王律,鄭律,井律,這是一起參與了競標的王琛王律師,這是江總!」
眾人上前,一一握手,紛紛拋出年輕有為後生可畏之類的褒揚之詞,江奕霖卻沒什麼耐心應對,只因最末放着露珂桌牌的那個座位,是空的。
江董年逾五十,但保養的很好,個子很高,加之混跡商界多年浸潤出的獨特氣場,令人可謂見之肅穆。
江奕霖進來後,兩父子只是互相點了點頭,江奕霖半冷不冷地問了句董事長好,便沒再怎麼有交流。
愈發顯得氣氛多了一絲迥異。
律所等人兩邊應合著,加之還不熟悉,場面略顯尷尬。
「那位姓露的律師今天怎麼沒到?」
沒想到江董竟直接詢問起了露珂。
陳律忙道:「董事長,這段時間露珂律師全程跟了競標的工作,非常盡心盡責,只是最近她碰巧休假。」
「噢?
休多久?」
「一個月。」
本來是兩個…

待續...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