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們的開始本就是個錯誤》[我們的開始本就是個錯誤] - 第9章

放心你跟他在一起。」
我每說一個字,靳言的臉色都肉眼可見地慘白。
本來就沒有什麼血色的臉上,此刻更是白得像是一張紙。
他絕望地鬆開抓着我手臂的手,緊緊咬着後槽牙,隨後重重一拳砸在了桌子上。
不過他現在很弱,就算髮泄也是累了自己。
我抬起咖啡輕輕抿了一口:「別掙扎了,流產對女人身體傷害很大的,有這時間不如好好照顧自己。」
他紅了眼眶,啞着嗓音求我:「我錯了,慕凝,我大錯特錯,我他媽就是瞎了眼。」
他倏地又攥住我的手臂:「這是恥辱,慕凝,你不能把我送人。」
「啪!」
我重重地把咖啡放在桌子上,終於忍不住怒聲問他,「恥辱?
前世我求着你不要離婚,不要讓我打胎,不要把我送給別人的時候,你怎麼不說是恥辱?」
我又一聲冷笑:「這就恥辱了?
我做的哪一件事、哪一樣安排,不是按照你的意思來的?
只是換了一下,你就受不了了?」
我終於痛快地哈哈大笑,捏住他的下巴:「靳言啊靳言,前世你那麼傷害我的時候,沒想到有今天吧?
「但你該怪誰呢?
「怪我讓你打胎不去看你,怪我另娶他人還把你送給魔鬼,還是怪我從來沒有在意過你的心情,這麼對你?」
「哈哈哈哈。」
我笑得眼淚都出來了,「這不是按照你的想法來的嗎?
怎麼對調身份,你就扛不住了呢?
「可前世的我,比你還慘呢。」
我輕輕撫摸着他瘦削的臉頰:「前世我好愛你的,愛你到失去自己,愛你到連父母都不要了,愛你到甘願去你手下幫襯你,愛你到一次次傷心都不肯回頭。
「我奢望着有朝一日,你能看我一眼,至少,不要對我那麼狠心。
「可是你呢,你說不想林曉對我愧疚,就美其名曰」幫我安排優質對象?』」我獰笑,看着他的眼神越發凌厲:「你們逼死我的時候,有考慮過我嗎!」
「我……」靳言啞口無言,眼神里都是痛苦。
他張了張唇,最後無力地垂下頭:「阿凝,我錯了,我真的知道錯了。」
可認錯有什麼用呢?
受過的傷害能彌補嗎?
死去的孩子能再回來嗎?
「不,你怎麼會知道錯呢?
只不過現在刀子往…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