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自己欠了江奕霖一個人情》[自己欠了江奕霖一個人情] - 第一章

告訴我?」
「沒有為什麼,就是結果出來了,順便講了。」
江奕霖答得太雲淡風輕,露珂一時無言,為律所開心的同時,心裏又有點彆扭,這讓她覺得自己欠了江奕霖一個人情。
江奕霖好像知道她在想什麼,又道:「不用有壓力,提前知道結果的不止你們一家。
今天聯繫你們律所主要是想了解下後續的預案。」
是啊,這樣才說得通,人家估計是把通過的幾家都提前告知了一遍。
不用想也知道,她這個三年沒聯繫過的前女友的分量,在另有白月光的江奕霖心裏,可以忽略不計。
露珂自嘲一番,很快平復了心態:「江總,關於第二輪的預案,我們做了一個風險測評,結論是認為進攻性太強對江合這樣的大型財團存在一定風險,短期看當然利益可觀,但要走得長遠還是更穩健一點為好……」江奕霖不置可否:「江合從不在法務上冒險,但也不會在法務上保守。」
「我想江合這次既然決定換一家法律顧問,應該也是想有所改變吧?
江總,保守或許有保守的驚喜呢?」
江奕霖看着她,沒有說話。
談公事,露珂不好迴避視線,只能故作冷靜地迎上去,重逢以來,兩人第一次離得這麼近、也是這麼久地對望。
不得不承認,三年不見,比起年少時那個低沉桀驁的江奕霖,如今他身上多了一種成熟男人的魅力,那是一種久經商場雄性里廝殺出來的危險氣息,當他不去刻意掩飾時,你能很敏銳地從他身上察覺出野心兩個字。
但有一剎那,露珂卻從他看自己的眼神里感覺到了一種脆弱,雖然只是很短的一瞬,短到她幾乎懷疑自己看錯了。
一定是她看錯了。
「不要太保守,江合換法律顧問,不代表就是想在這點上做出改變。」
江奕霖又回到了之前高深莫測的樣子。
不想改變?
那江合為什麼換法律顧問?
露珂琢磨不透這話是什麼意思,正思索着,江奕霖突然問:「吃飯了嗎?」
「沒有。」
露珂搖頭,她出來的時候是五點,自然不可能吃過飯,不過,這話題未免跳躍地太快。
「一起吧。」
「不用了…江總,我吃飯慢,您晚上有會我…

待續...
猜你喜歡